• www.156516.tw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行業動態
    管理中心
    工程動態
    施工管理
    科技創新
    教育培訓
       通知公告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
  • 6-8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
  • 6-4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
  • 5-18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
  • 4-28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
  • 6-18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
  • 6-10
    搜索
    關鍵字
    搜索類型
     
    首頁 -> 愛生活 -> 時間會記得——讀《時間的女兒》
      時間會記得——讀《時間的女兒》
     發布時間:2020/4/27    次數:1292 【字號:

     

    《時間的女兒》,英文書名為《The Daughter of Time,作者約瑟芬·鐵伊。據聞書名源于諺語(弗朗西斯·培根的一句名言:The truth is the daughter of time,not of authority。意為真相是時間的女兒,不是權利的女兒)。

    (一)關于約瑟芬·鐵伊

    約瑟芬·鐵伊,20世紀30年代以來推理史最輝煌的第二黃金期三大女杰之一,一生只寫了八部小說,且每一部小說的主題與風格都不相同。她風趣幽默,風格多變,見解獨到,觀點犀利,知識淵博,邏輯緊密,從不故弄玄虛,即使百年之后,其作品也沒有年代隔閡之感。

    和同時代的推理作家們不同(甚至和前輩們、后輩們都不同),約瑟芬·鐵伊筆下的推理故事從不局限于“案發現場、受害人、嫌疑犯、作案動機及破案線索”等推理小說要素,她筆下的某些故事甚至沒有發生命案——因為她所想表達的,遠遠不止推理與破案。她的“眼睛”一直看向更高、更廣、更深的地方——人與社會、人與家庭、人與自我。她的小說里,讀者看到的往往是人性,人與人的關系,人的心理,社會情狀。

    并不著力描寫一個傷口是什么形狀,不著迷于讓讀者猜測誰有不在場證明或者說了謊,不會把誰和誰之間有利益沖突或者感情糾葛作為推理/懸疑的重點,她也并不打算讓筆下的探長貼上一個特殊的“標簽”(沒有帽子和斗篷,沒有胡子和口音,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愛好),她對出場的各個角色一視同仁(當然,根據角色的性格、職業、年齡、籍貫等要素,會有不同的描述來體現其“言行舉止”),所有的要素都服務于故事,所有的要素恰到好處的組成了故事。

    (二)關于《時間的女兒》

    《時間的女兒》一部“正面撼動歷史定論”的推理小說,據說,至今仍是美國偵探作家協會集體票選歷史推理第一名。與名氣相反,小說本身并不激昂壯闊,整篇故事寫得極為冷峻、平靜。

    故事開始,格蘭特探長因為腿傷被迫住院,友人前來拜訪,兩人的聊天俏皮犀利,三言兩語就說明了格蘭特的性格特點,而與同事們的交流,則從側面展現了積累的知識及經驗,并引出了故事伏筆:格蘭特因為長期與犯罪分子打交道,能近乎直覺的從臉上“看出”犯罪分子。

    接下來,他從友人帶來解悶的小“禮物”,一張肖像畫上,看到了一張憂慮消沉的臉,查理三世。格蘭特讓護士看肖像畫,護士在匆忙之中掃了一眼,說:肝病。格蘭特讓外科醫生看肖像畫,醫生觀察了一會兒,說:“脊髓灰質炎”。醫生和護士在工作中見過許許多多的病人,出于職業敏感和習慣,他們首先從肖像畫上看出了病癥情狀。實際上,查理三世駝背,一只胳膊萎縮,極可能是小兒麻痹患者。

    醫生在肖像畫上看到了疾病,而格蘭特和他的同事肖像畫上的查理三世歸類到了法官席(在法官和嫌疑人之間二選一),這是他們基于自身的職業角度,在事先不知道查理三世真實身份的情況下,所做出的一致判斷。

    好奇心自此被激起。歷史上臭名昭著的查理三世,為什么肖像畫上的眼神如此孤獨壓抑,神情隱含痛苦?

    格蘭特收集到的學校歷史課本和書籍并不能解答的疑惑,于是他請求友人借閱相關資料或者小說,其中,包括鼎鼎大名的托馬斯爵士撰寫的權威著作,《國王理查三世本紀》。

    但在書籍的前言里,格蘭特發現,這位權威的爵士,在查理即位時,5歲;在查理死亡時,八歲。那么,這位爵士所撰寫的,被眾多歷史學者認為十分權威歷史傳記,其素材來源及可能是:道聽途說。

    “有人記起或目睹或聽說過一個傳聞,有人會把再經某人傳聞的傳聞的傳聞當作事實?!?/span>

    托馬斯爵士與都鐸王朝的亨利關系匪淺,對查理三世的“蓋棺定論”究竟是道聽途說,還是別有用心?

    如果讀者以為接下來格蘭特探長要成為歷史學者或者考古專家,那就大錯特錯了。

    術業有專攻。

    友人為格蘭特引薦了一位在大英博物館進修的美國青年,布倫特·卡拉丁。之后,所有關于查理三世、亨利七世以及其他同代人物的資料——均有痕跡記錄——都由卡拉丁闡述,格蘭特躺在病床參與討論。他們宛如閑聊一般,把探索查理三世的秘密當作一項打發時間的有趣之事,用真實的記錄和常識,抽絲剝繭一般分析出了與大眾認知完全不同的結論。

    在討論中,兩人分別提出了在歷史上真實情況與流傳版本截然不同的幾個真實事件,包括波士頓大屠殺、湯尼潘帝事件。

    “有人為了一種政治目的而把簡單的小事無限地夸大。在場的每個人都知道這是瞎編的故事,然而沒人反駁,現在已經永遠無法推翻了。一個完全不真實的故事,逐漸變成傳說,而知情者卻袖手旁觀,什么也不說?!?/span>

    查理三世身負的罪名,亦是如此。

    很多時候,知道真相的人出于各種原因保持沉默,而真實的一切就逐漸被別有用心的人加以遮掩,成為眾人默認的一個說辭。真相是什么,已經不重要了,甚至追問真相的人都顯得不合時宜,明知道錯誤的人也不愿意再次接觸這些老舊的話題,還會因為有人要追究真相而感到被冒犯。

    每個警察在探破謀殺案時都會問:誰受益?

    而這樁關于查理三世的“案件”,答案不問自明。畢竟,每一名有繼承權的王室成員,在亨利掌權的時代里,生老病死,都有痕跡。

    一張張記錄被翻出,一個個時間點被核實,一段段零碎的線頭串起了完整的“真實”。

    真相,是時間的女兒。真相,不會被完全掩埋。

    在卡拉丁和格蘭特之前,已經有人為查理三世翻案。

    “十七世紀時,一個叫巴克的人撰文為他洗刷冤屈,十八世紀時為他辯護的是賀拉斯·沃波爾,而十九世紀時則是一個叫馬卡姆的人?!?/span>

    約克鎮對于博斯沃思之役的記錄寫著:“這一天我們偉大的查理王慘遭謀殺,全城再次致上最沉重的哀悼?!?/span>

    查理三世的墓志銘上,沒有罵名。

    盡管四百多年前就有學者指明查理不是謀殺他兩個侄子的兇手,但教科書里卻依舊一代代堅守著錯誤的定論。

    “理查三世被安上謀殺兩個侄兒的罪名,他的名字成了邪惡的代名詞。而亨利七世,他滅絕整個家族的卓有遠見、穩定政局的政策卻使他成為精明有遠見的君主。這種手段也許不討人喜歡,但具有建設性意義,煞費苦心,而且還大獲成功。

    故事結束了。

    整部小說娓娓道來,沒有煽情,沒有激辯,作者與其筆下的人物絲毫沒有在小說里強調自身的觀點或杜撰莫須有的傳言,因為她并不需要迎合或者贏得讀者或任何“陪審團”認可。

    盡管時間流逝,所有的“聲音”都會留下痕跡。真相永不掩埋。

     

    作者:公司機關  燕來

    編輯:張磊

      上一篇:一念花開   下一篇:桃花思
    • 相關網站

    • 云南五建微信公眾號

    • 云南五建網站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 © 2020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滇ICP備12001755號-1 感謝您的光臨!您是第39413025位訪問者!     昆明方森科技提供技術支持

    滇公網安備 53010202000908號

    双彩网幸运飞艇开奖